不锈钢酒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酒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改变中国电信业格局的TD七个男人一出戏

发布时间:2020-02-11 04:49:03 阅读: 来源:不锈钢酒桶厂家

1998年,WCDMA和CDMA2000正在激烈交手之际,中国的TD-WCDMA(以下简称TD)横空出世。中国之前在这方面的经验为零,提交这份标准的时候也并没有形成完整的思路。一群学者,一腔热情地提交这份标准的时候,谁也想不到TD后来演变为一场有关国家声誉的战争,一场输不起的战争,一场如此艰难的战争。

当然,当时谁也没敢乐观地估计到,中国电信业的格局得以彻底扭转。

宣言

在1997年4月收到ITU(国际电信联盟)向各国发出的征集函,中国学界和政界都在为是否提出自己的标准而讨论甚至争论。与WCDMA和CDMA2000之间的差距,导致专家们心里忐忑不安。到1998年国内统一思想准备提交标准的时候,剩下的时间只有6个月。

李世鹤带着班子开始拼命,这位老人后来被业界尊称为“TD之父”,TD产业的第一位主角。6个月时间,几百页的英文材料被“熬”出来,当年6月29日的最后时刻传到日内瓦ITU的总部。

中国标准的横空出世让世界震惊,也让很多人出于利益考虑想方设法阻止这一标准。此前并不是很坚决的中国政府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原信产部的领导向国际巨头明确表示:就算国际上不接纳TD-SCDMA,中国也要自己做TD-SCDMA!这是一次关键的表态, 国际巨头考虑到在中国的市场,对TD的态度变得缓和起来,这才使得TD有了生存的机会。

两年的等待,等待中一面与国际巨头博弈,一面要完善自己尚不成熟的技术标准。2000年5月,在土耳其召开的国际电联全会上,经投票表决,由中国提出的TD-SCDMA系统与欧洲提出的WCDMA和美国提出的CDMA2000同列为国际3G三大标准之一。这一消息对于中国的电信产业界来讲不亚于中国争得奥运会的主办权时的兴奋。

但中国的这个标准,在此后的几年中一直遭到国际同行的质疑与刁难。同时,国内也有很多人对此没有信心。这一份标准出台可谓仓促,这些主导者、参与者自己似乎在心里并没有完整的蓝图,而更像是技术民族主义情结。只懂技术并不懂商业的技术专家带着这看似偏执的情结,注定TD之路满是周折。

周折

在标准获得国际上的认可之后,专家组设想用3年时间完成产业化。因为当时WCDMA和CDMA2000已经轰轰烈烈地在世界各地展开,TD如果不尽快展开,差距将越来越大。但这个3年的设想,一直到2008年才得以基本实现,一拖就是8年。

周寰,大唐集团前董事长,唐如安,大唐移动前总裁,这时成为TD的新主角,产业化的推动者。李世鹤是“TD之父”,周寰则被称为“TD产业化之父”。

那时的WCDMA和CDMA2000都已经形成强大的阵营,且都是国际重量级企业参与,而中国只有大唐一家苦苦支撑。怎么办?唐如安提出产业联盟的概念,只有产业链上的企业一起推动,才有希望。2002年10月30日,大唐、南方高科、华立、华为、联想、中兴、中电、中国普天等仅有的8 家国内知名通信企业走到一起,虽然联盟看上去很弱小,但走出了产业化的第一步。另一个主角浮出水面:杨骅。TD-SCDMA 产业联盟正式成立起他就出任秘书长,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联合产业内的企业,所以我们可以在各种电信相关的活动、展会、论坛中,见到他那颇具特色的光头。他是最为勤奋、最为活跃的一个人物,但这里面的艰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虽然在不断地争取到国内外企业加盟,但企业真正投入到TD的资金和精力都不多,更没有企业敢像大唐一样把身家姓命押宝在TD上面。这种忧郁、徘徊,使得TD在产业化方面推进缓慢。此间,也一直都存在对TD的各种质疑。TD就这样被悬在半空中,随时有可能在一阵风后灰飞烟灭。

落地

2005年12月19日,时任原信息产业部副部长的奚国华说,TD-SCDMA在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TD-SCDMA要占3G一席之地。奚国华是TD的坚决拥趸者。在他的这一次表态后一个月,2006年1月20日,原信息产业部颁布TD为我国通信行业标准。但这不并意味着TD就一马平川了。哪个运营商承担TD的运营?伴随着TD产业化的过程中,电信重组和3G牌照的传闻一直不断,闹得人心慌慌。更有传言是几大运营商都不愿意接手技术不够成熟的TD。

在2008年上半年,TD迎来最难的时刻。中国移动的商用并不顺利,外界批评声音较多。原来三年的产业化过程被拖了八年多,而产业链煎熬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未见丝毫希望,尤其是TD芯片厂商“凯明之死”,自称“TD民工”的凯明的倒闭是TD产业链当时困境的一个缩影。

“如果再不提速,政府再不发令,TD将会‘安乐死’。”以李云鹤为首的TD老人开始奔走并疾呼,并上书国务院。同时,这些看上去呆板的技术狂也开始学会动用媒体的力量,在舆论上争得支持与重视。

转机终于出现了。2008年6月10日,铁腕部长李毅中紧急召集了8位TD老专家在北京商谈TD发展大计。这些专家包括周寰、李世鹤等人。“只准搞好,不准搞坏。”李毅中简短的表态体现出他铁腕的办事风格。虽然不是一次公开会议,但明确了中国移动为TD的运营主体,一切悬念消失殆尽。接下来,TD的命运将决定于中国移动的态度与行动。

几乎在同一时间还发生了一个换帅事件,6月20日,中国移动副总工程师真才基空降大唐电信,接替原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董事长周寰的职务。周寰并没能在任上看到自己为之奋斗多年的TD开花结果,但他心里清楚,让中国移动运营TD, TD成功的希望最大。

提速

先有奚国华的坚持,后有李毅中的铁腕,中国自己的标准终于落地,并且很有倾向性地是由实力最强的中国移动来接手。2009年1月7日下午14时30分3G牌照正式向三家全业务电信运营商发放。以前对于TD的种种质疑和不屑都随之消失。下一个主角——王建宙登场。其实王建宙一直都是电信业里的主角之一,特别是在电信重组的过程中有着极高的关注度。但随着牌照的发放, TD发展的责任将更多地加到他的肩上。

而中国移动在拿到牌照当天,便开始“加速前进”:1月7日牌照发放当天,中国移动即推出3G品牌“G3”及3G专属的188号段。1月10日,中国移动宣布今年将投资588亿元新建TD基站约6万个,覆盖238个城市。12日,中国移动又发布消息称,TD网络三期建设的招标工作有望提前至今年第一季度就举行,并提出至2011年使TD基站总数达到14.5万个,用户数达到1亿人。王建宙拿出的决心和这些数字,彻底打破了所有的犹豫与担心,国际巨头们也开始实质性投入到TD的争夺中来。

中国移动与TD的命运捆绑在一起。

2009年2月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记者在现场发现,几乎所有厂商、运营商以及各国记者,都在捕捉王建宙的身影。无论他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而展会每天简报的头版,几乎都会有王建宙的名字。

TD走得艰辛,但最终为中国在世界电信业里赢得了一席之地。

深圳注册公司转让

广州注册公司资金

深圳工作签证外国

广州代理记账服务

广州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中山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中山筹划税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