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酒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酒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他就是单纯而不简单的老医生饶凯

发布时间:2020-03-04 11:54:19 阅读: 来源:不锈钢酒桶厂家

不爱交际应酬 只爱看病看书

从医48年 一直恪守悬壶济世准则

他就是单纯而不简单的老医生饶凯

生命是很脆弱的。从医48年,看见无数人在生与死的界限中徘徊,饶凯有了这样的感慨。饶凯今年72岁,退休后又被九江第一人民医院返聘了12年。现在,他上午上班,下午会到病房走走,遇到疑难病例和危重病人就出手相救。作为医院的业务带头人,病房里经常会请他会诊,解决疑难问题或参加危重病的抢救。

饶凯长期在大内科工作,所面对的病人往往病情凶险,一不留神就要跨进鬼门关。在这种如履薄冰的状态中走过48年,他也不记得,到底把多少病人从阎王殿上拉了回来。对于病房这个舞台,他还有些依依不舍,只要身体允许,就一直干下去。

48年来,饶凯做过普通医师、科室主任,也当过副院长,但是从来没有脱离过临床。而他看病的基本方法也一直延续了下来:一个病人来了,先仔细询问病史、详细地用听诊器检查,了解对方是否有烟酒癖好等,以此来初步判断病情。

虽然现在设备多了,检查仪器也越来越精确了,但在饶凯看来,机器并不能够完全取代医生的判断,比如CT扫描到脑梗塞,有可能是脑血栓形成,有可能是脑栓塞,二者发病原因不同,治疗手段也不同;再如当医生听到肺部有散在的湿啰音时,X线胸片可能无法反映出来,这些都需要医生运用基本功作出判断。这就是他为什么常常把三基(基本理论、基本技能、基本操作)挂在嘴边的原因。

所谓的三基还是饶凯在大学学到的,那时他心无杂念,把这些知识学得很扎实,再加上当时设备简陋,对基本功的学习要求也会更高。而现在的青年医生,往往习惯性地把病人交给机器,先作出各项特殊检查,饶凯对此十分不理解。

也许是时代不同,诱惑更多了吧。饶凯无奈地解释道,对于医生来说,三基是永远不会被淘汰的,医学院对三基的学习要求也一直没变,但是出来的医生却往往做不到位。为此,饶凯曾多次在第一人民医院组织三基理论考试和培训。

饶凯并不是一个反对现代医疗设备的保守派。他说,对于新仪器的不断介入,他始终持热烈欢迎的态度、从不反感。上世纪80年代初,江西省首次引入B超,那时每遇到一个有疑难内脏疾病的病人,就经常要将他们转交到南昌去,以至于他时常感慨要是我们医院也能做B超就好了。还有脑出血的病人,在过往没有CT时,是脑出血还是脑缺血往往让医生很难分清,而拍个片子则一目了然。他说:医学科学的发展给人类造了福。

他真正反对的是设备代替医术,养成了医生的惰性。我们那时候就是一心一意奉献,六加一、白加黑,没日没夜地工作,希望现在的医生也能有这样的精神。

在饶凯眼中,邓小平是位伟大的领导人,是他改变了中国。中国也必须改革开放,发展科学技术,融入这个世界。这30多年来,他深刻地感受到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在不断提高,受到的尊重也越来越多,他的干劲也随之更足了。从1964年到1980年,我的工资是52元钱,十六年没变。

随着时代的变化,饶凯也认识到现代人对健康的重视越来越高,寿命在不断延长。比如像癌症,我们现在看上去癌症病人很多,这其中固然有环境污染等外在因素,但在过去,癌症的检测手段很差,很多病人也没有条件就医,会给人造成癌症很少的印象。

作为九江市的知名医师,饶凯开办了自己的健康讲座,经常会到市区各个单位去演讲。看着人们络绎不绝的体检和医疗咨询的需求,看着有病早治的意识在不断加强,饶凯深感欣慰。

当然,也不是没有让他烦恼的事,比如现在害人的江湖郎中层出不穷,像绿豆养生的神医张悟本;被称为养生教母的马悦凌;所谓安徽巴掌治病的老太太。据饶凯了解,甚至有一些社会知名人士找到庸医、巫医治病,对此,他觉得自己也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开办健康讲座,并长期坚持的原因。

另外,现代人诱惑太多,一些中青年人也因为乱吃乱喝、缺乏锻炼而染上重病,特别是因为饮酒过度引起的肝病,因长期吸烟导致的相关疾病,饶凯觉得十分惋惜。他说,一个人的健康,70%是后天因素,20%-30%是遗传和社会因素,只要自己注意保养,都能有个好身体。健康不是一切,没有健康就没有一切,乔布斯就是没及时手术,延误了治疗时机嘛!

上班看病,回家看书!饶凯说,医学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结合,一方面它有精确的逻辑,需要用准确的数据说话;另一方面,医生不能把病人当做简单的物件,要把病人当做服务对象,这样才会有同情心,不会厌烦。

像饶凯这样的医生,面对紧急情况和危重病人是家常便饭,病人长期卧床不能动弹,即使脏得身上长了黑壳,或者屎尿都拉在身上,医生也不能退缩,必须照常医治。在饶凯看来,我们国家强调和谐,体现在医院里就是要求医生有服务意识和人文关怀。而在国外,医生和患者就是单纯的关系,双方很难有什么情感沟通。饶凯记得,20年前的一个除夕夜,他得知一个危重心肺病人正待抢救,就马上从国棉三厂的家骑自行车紧急赶到了医院,使病人转危为安。后来,这名病人和饶凯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饶凯在90年代初期就当了科室主任,资历老,医术高超。他谦虚地说,在医患关系这个问题上,他正是占了老的便宜。因为,病人往往信任老医生多一些,对年轻医生怀疑多一些,刁难也多一些。

饶凯恪守悬壶济世的准则,病人无论是官员还是农民工,他都一视同仁。他不喝酒、不抽烟、不打麻将,有饭局也能躲就躲。

上班看病,回家看书啊!这位72岁的老医生,至今仍通过书籍在关心癌症基因疗法方面的知识。除此之外,他还是个文学迷,海明威、托尔斯泰、契柯夫、雨果他向记者说起了一大串名字。

对话:

九江晨报:现在医院动不动就叫病人去拍个片子,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饶凯:除了刚刚说到的依赖设备的原因之外,现在医疗纠纷也比较多,作为医院必须排除病人存在的多种可能性。希望病人也能理解。

九江晨报:这么多年来,没有想过到大城市、大医院去发展吗?

饶凯:想过,到外地去我可能早发财了。但我只想做个单纯的医生,到外地去,常常会沦为别人老板赚钱牟利的工具。再说我在这个医院工作了几十年,从感情上说我也不会出去。

九江晨报:能不能简单概括一下,现代人在养生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饶凯:就是维多利亚宣言里的健康四大基石吧: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戒酒、心理平衡。特别是烟酒问题,有人研究证明,白酒一次50毫升、红酒一次150毫升、啤酒男性一次750毫升或女性500毫升,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超过这个量都有害,而烟里面的常见毒物有2000种,坚决不能抽。

九江晨报:你如何看待中医?

饶凯:西医发展得太快了,中医有点跟不上。中医和西医是两个理论体系,我认为中医应该在挖掘祖国的医学遗产上更进一步。中医方面,我比较崇拜清朝的一位不知名的小医生,叫王清任,当时清朝大饥荒,他偷偷上山去解剖尸体,发现了胰腺,这是中医脏腑里未提到的器官,我觉得他贡献很大。

九江晨报:你如何看待现在经常发生的医闹事件?

饶凯:医生每天要面对纷繁复杂的疾病,工作十分辛苦,如果还要面对医闹,结果只能是他们身心疲惫。我们希望社会能理解医生,也希望那些人能通过正常渠道去解决问题。我觉得医闹是中国卫生界的悲哀。

威海工服订做

潍坊制作职业装

临沂西装定制